余杭二院医疗队抵达武汉已过去一周。

1992年出生的护士鲍婷婷,是余杭区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师,也是余杭二院出征武汉医疗队5名医护人员里最年轻的。

在武汉,鲍婷婷和杭州医疗队的兄弟姐妹们整建制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两个重症病区,他们抵达武汉的第二天晚上便进入病区开展救治工作。

2月9日

离别时,母亲泣不成声

后半夜正在上班的我,突然接到护士长的电话……我也没多想直接就说“好的”。

但在挂电话那一刻,我哭了。那些情绪说不上来,好像有激动,有害怕,有担心……更多的是怕爸妈不同意!

下班回去,我不敢和他们说,自己先理了理东西。差不多后,才和他们说我要去湖北了。爸说:“干嘛去?“妈说:“为什么是你去?”我说:“我是党员,去医疗支援。“。

爸妈原本就不善于表达,没有再说什么。

离别时,我们相互拥抱,母亲却已泣不成声,眼泪打湿了我的眼眶,挥手告别……

直奔医院。

2月10日

晚11点进入病房,怎么这么快

上午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接受了院感培训。

22:35,穿好防护服,进入隔离病房。穿着防护服,一个个包裹得和小黄人一样,谁都认不出谁了。

2月11日凌晨1:08收治完第一例患者,一直到凌晨4点圆满完成了所有患者的收治工作,并将他们安置妥当。这一夜,我们收治了45位病人。

印象很深的是,有位坐着轮椅来的老爷爷,行动不方便,上床也是医生帮忙扶上去,要睡觉时裤子他自己脱不来,他对我招招手,我懂。急忙上前,帮他把裤子一条条往下脱。其实,一开始看着他们进来,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后来想想,这不是外面都套着防护服嘛,挺安全的,心态也就慢慢放松下来。一晚上工作下来,说真的,腰都不是自己的了。洗好澡换好衣服,出医院门已是7:30,上了一个通宵班啊。

2月13日

今天,我在清洁区干活

凌晨1:40闹钟响,起床。虽然2:40出发,为了不让饥饿感来袭,特地起早洗洗吃点东西,哈哈,感觉好机智。昨天区里给我们寄了雨靴,嗯,今天就要穿着这双战靴上班了。不错不错。2:40公交车准时出发去医院。

3:00到医院,我的任务是呆在清洁区帮进去的同事观察防护服穿得是否密闭,然后管理物资,补补物品,联络污染区的护士。

四个小时的时间过得挺快,等里面的战友出来,我给他们消毒鞋子的周边和鞋底,并督促他们用酒精擦拭鼻腔、耳朵、眼睛,还有眼镜。

他们一个个脸上被口罩勒的印子都很深,在里面应该挺累的。

2月14日

剪去长发,多了一道“闪电”

今天是来武汉的第六天,终于赶上休息和小伙伴去楼下大厅剪头发。理发师是我们后勤人员在线上联系的,都是武汉当地人,给我们免费理发。给我理发的是位三十出头人美心善的小姐姐。聊了几句,她突然泪如雨下,说话都带着浓浓的鼻音。她说:“你们医务人员都是英雄,不顾生命危险冲在前线,特别感谢你们,我们理个发与你们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她的话不多,让我感动半天。

小姐姐理得很仔细,小心翼翼地拿着电剃刀从我的额头开始剃,直到后脑勺绕了一圈。看着自己留了多年的长发一下子掉落,心里挺不舍。最终,我还是没有剃板寸头,考虑到戴口罩容易滑(可能我头小吧,嘻嘻),还有就是没有那勇气。

剪完头发,脑袋上多了一个“闪电”造型,惊艳了在场的所有队员。

愿我们如闪电侠般厉害,霹雳前行,战胜这可恶的新冠病魔。

2月15日

两次想吐,都给咽了回去

昨晚,狂风暴雨一晚上,窗户都漏水了,没怎么睡。雨还在下又夹杂着雪花,风还是很大,一路上随处可见被刮倒的树、建筑棚。

今天格外冷,天气预报显示-3℃。还好有市里(杭州)及区里(余杭)送来羽绒服及保暖内衣。来到这里,我深深地感受到后方支援队的强大。我真的爱死你了,大杭州!

为了做好防护,进入病房,我们需要戴两个帽子,两双手套,两双鞋套,一套手术衣、隔离衣、防护服,口罩的话两个或者三个,再加一个护目镜。在病房里,因为没有护工,给病人打水、热饭、分垃圾袋……都成为护士的工作。

今天进病房,总觉得护目镜压着额头好痛,没过多久就觉得恶心。小伙伴让我转移注意力,试着走走可能会好点,可是没走几步,我憋不住了,呕吐物到达口腔,当时脑海里就是告诉自己咽回去,然后我果然直接咽了回去。

这样的动作我做了两遍。

本以为这种场景也就电视里看看,没想到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虽然没坚持到最后和小伙伴一起出来,但希望下次不再拖后腿好好地与他们并肩作战!加油!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90后美小护的日记里没有恐惧,没有抱怨,只有乐观和勇气 剪去心爱的长发 我变成了“闪电侠”》。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李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