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吴燕与社区工作人员聊天截图。 受访者供图 摄

(抗击新型肺炎)那些被隔离的日子:“特殊对待”更觉人间值得

中新网宁波1月30日电(见习记者 李典)体温正常,没有任何症状……被隔离14天后,1月29日,吴燕终于“解禁”了,“我现在就想下楼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对在浙江宁波从事6年服装生意的吴燕来说,年底要账几乎是每年都要经历的一个“环节”。只是她没想到,这次的经历注定与往年不同。

图为汪凯达给自己的头像P上了口罩。 受访者供图 摄

1月8日,她从北京坐高铁到武汉要账,在武汉的郊区待了一周,“一无所获”。15日,她再次乘高铁从武汉返回宁波。据吴燕回忆,当时,车站不需要测量体温,车厢里也没有一个人戴口罩,现在想起来,颇有几分“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的意味。

回到宁波市鄞州区百丈街道七塔社区的家中,宅了几天的吴燕被22日早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你是从武汉回来的,最近就不要出门了,需要什么告诉我们……”听到社区工作人员的解释,一下懵了的吴燕这才意识到,她前几日逗留的武汉已经成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区中心,而自己,也成了“需要隔离的人”。

恐惧、疑虑、无助……被隔离的日子一开始,吴燕的这些情绪便随着疫情新闻“出没”,“我感觉天都要塌了。”

23日的除夕之夜,不想凑合的吴燕下厨给自己做了三道菜:红烧大虾、炖雪蛤、炒青菜,还喝了点酒,她自嘲为“给自己压压惊”。

图为在家隔离的汪凯达。 受访者供图 摄

居家隔离的日子很单调,平时不看电视剧的吴燕特意充了某视频会员,一口气看完了42集的电视剧。

监测体温也是她每天的“必修课”。社区工作人员小陆每天的准时电话,成了吴燕排解情绪的方式之一。“别担心,马上要熬出头了。”这句小陆的“口头禅”成了吴燕那时最想听到的语言。

“得知我需要口罩,(社区工作人员)跑了6家店才帮我买到。”吴燕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她一打开门口装有口罩的袋子,看到里面还塞了一个苹果,“苹果代表着‘平安’,那刻突然就感觉人间值得。”

在吴燕隔离结束的日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一学生汪凯达刚好隔离了一周时间。他的经历和许多武汉学子一样――放假、回乡与隔离。

1月18日,汪凯达从武汉回到浙江省余姚市梁弄镇汪巷村的家中。几日下来,看着手机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日益严重,他给自己的微信头像也诙谐地“加”上了一副口罩。

接着,汪凯达便收到了村委会的隔离通知。“隔离起来不仅是对别人负责,其实也是对我们的一种保护。”汪凯达看得很开,他告诉记者,实际上,元旦时候,他已经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武汉出现疑似SARS病毒”的消息,于是,“很注意不去人群扎堆的地方,连跨年都没出去。”

和吴燕有些落寞的隔离日子相比,汪凯达则开朗很多。“我今天吃的是青菜、萝卜、排骨和虾,营养均衡,增强抵抗力嘛!”这些菜由村委会送来。

除此之外,村委会每天上午和下午两个时段会派人来监测他的体温,同时疏解下他的情绪。目前,汪凯达并无疫情症状。

谈及“歧视”和“被孤立”,他更笑言“不存在的”。然后,他把网上流传的一句话转述给了记者,那句话是:疫情面前,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病毒。(完)